新闻 -

疫情最严重时儿子出生 爸爸用疯狂的发明保护

疫情最严重时候,白影的第二个儿子在医院出生了。为了保护新生儿子,一个父亲可以执着到什么程度?找不到合适的口罩,他设计了一个“婴儿安全舱”,把小儿子放了进去。一阵哭闹之后,儿子在里面香甜地睡着了。

广告
图/腾讯新闻

这是一个年轻的父亲试图保护儿子的故事。他讨厌一切带运气成分的事情,执意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孩子。比起上一个正常时期出生的孩子,作为父亲,他这次更加感到责任重大。

他说自己是“生存狂”——一个杞人忧天的人,时刻担心各种灾难,担心各种可能的、潜在的危险。未来的事情总是那么不可预料。他希望儿子能一直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,在他梦想打造的完美世界里,儿子穿着保暖又防刺的防护服,躲在足以防震、防摔、防洪水以及装满食物的“安全球”里。

“二儿子是在疫情期间出生的。出院前一天,我老婆家来人,打算让他们带点口罩,但跑了好几个店都没了。我跑去医院附近问,也说没有口罩了。老婆刚住院时,还觉得没这么严重嘛,毕竟在医院,就算有什么事情,还挺安全的吧。怎么就突然严重了?

广告

1月21日,孩子出生。两天之后,武汉封城。在上海,医生也开始戴口罩查房了,来看望的人要登记、查体温。之前,朋友和父母都会来,医院成为危险的地方后,每天只有爸妈过来,人一下子变少了。我老婆住的楼层比较高,坐电梯时不需要再等,我就知道严重了。

我感觉我们在医院待了半个月,时间怎么这么长。但我老婆说,一共只住了五天。可能因为过得太不舒服了,太累了。”

“怎么保护刚出生的儿子,那时候我比较焦虑。跟我孩子差不多的新生儿,戴的多数是医用成人口罩,把整个脸都给盖住了,眼睛也给盖上了,有人把口罩给剪了两个窟窿,只让孩子露出两个眼睛,还有一些人直接用毯子把孩子给整个盖上了。

广告

我们的孩子就是这么回家的——用被子裹起来,没什么防护作用,但总比不戴好,当时确实没办法。幸好,下个电梯就到车上了,没有走太远。

就是那时候,我想给儿子准备一个更舒服的、呼吸不费力的东西。之前,两岁多的大儿子戴过成人口罩,不愿意戴,因为呼吸会变得困难。我也给我弟弟买过口罩,他只有几岁,也觉得不舒服,总想扯下来,这让我觉得太小的孩子不适合戴口罩。

我是一个“生存狂”,你可以搜一下,什么叫“生存狂”,不过网上的解释跟我的理解有点不一样——我是个杞人忧天的人,担心各种灾难发生,担心各种可能的、潜在的危险。因此,我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儿子。”

广告

“做这个之前,我在网上找人问,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,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,他们说,放在防护服里面抱出来的。然后我就查了一下,有没有小孩子防护毒气的装备,没有。又查了下,有没有类似的专利,也没有。唯一参考的只有游戏了,当时看到《死亡搁浅》的海报和视频,说他身上这套装备是外骨骼结构,能够在战斗中起到防护作用,我比较感兴趣,就自己动手做了。

我先买来猫包,它原来的名字叫猫咪太空舱,就是把猫带出门时候装的包包,外形像太空舱,很酷,然后,给它装上空气质量检测仪,屏幕上会显示PM2.5、 PM10、二氧化碳、装修甲醛、温度、湿度,还有有机污染物的指数。”

“重新3D打印建模,不停地修改小配件。为了赶时间,我把可能用上的材料都买了一遍——比如,需要一些塞子来堵住猫包上的7个孔,晚上我在工作台前,测孔的大小啊、厚度啊,然后同时买了大概五六种不同的塞子,每一种买7个,有硅胶的也有塑料的,造型和尺寸都不一样。为了快点做出来,把可能合适的都选了,等于一下子买了四十多个。

最重要的是电动送风机,它能往里面输送滤盒过滤好的空气。正常的口罩要在吸气的时候用力,有了电动送风机,就用电来代替吸的力量,让整个舱里都保持不断有新鲜空气进去,呼吸就跟正常的一样。把孩子整个包围在密闭的空间里了,有点像隔离箱。”

“左边,我加了一个固定住的手套。这样,手就可以伸进去抚摸孩子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做设计的,平时也喜欢自己做东西,快出月子的时候,我提前给老婆改造了套防护服和面罩,往上多加了个小裙子。我老婆要去医院复查,孩子也要去打预防针,肯定是要出门的。

用“婴儿安全舱”的时候,把两个拉链向左右两侧拉开,像打开背包一样,里面垫了根据孩子体型贴出来的海绵,上面再包一块毯子,把儿子放上去之后,把透明盖子盖上就行了。”

“刚开始我老婆还挺担心的,如果儿子在里面有什么问题,我们有可能观察不到,而且儿子一放进去就哭。有意思的是,送风机开了之后,他就不哭了,在里面还睡着了,我们觉得他可能还挺舒服的,后来我老婆才慢慢同意把他放进去。

她出月子之后,我跟大儿子穿着防护服,背着“婴儿安全舱”陪她一起去医院,好多医生护士都说这个好,他们也想给孩子搞一套。”

文:腾讯新闻

广告